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285章 鼓上蚤(中)

第285章 鼓上蚤(中)

?热门推荐:
????阁楼书房此时并未点起灯烛,从窗户里透进来的阳光也不甚亮,孙途此时离着那天窗下方的书架顶也依然有段距离,可即便如此,以他的目力却还是轻易就瞧出了上方的端倪来——

????在架顶薄薄的一层浮灰之上居然还有四个圆形的印记,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点上去的一般,而且在正对着天窗位置的架顶处的浮灰似乎更密些,显然这是从上方掉下的灰尘。

????“真是个厉害人物啊,竟真能从这小小的一扇天窗而入,而且居然只留下了这几个几乎不怎么显眼的痕迹。”孙途口中轻轻嘀咕了一声,这才松手落回到地面,随后才把自己在上头的发现给道了出来。

????而在听完他的讲述后,包括罗澶在内的罗家人等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来:“这天下间竟真有如此诡异的人物吗?而且,他是怎么上的阁楼……”

????“这个嘛,出去看看就知道了。”孙途一笑,率先下楼出门,目光只在那两棵大树上一转,两名江州兵已经立刻会意,走过去后灵活地攀树而上,一边往上,一边还仔细地寻找着什么。片刻后,就有人开口道:“都监,这里有被人用绳索绑过的擦痕!”

????孙途满意地点头:“这就是了。对方是借着这两棵大树比阁楼要高,才用绳索吊向的阁楼顶部。至于他是如何进入贵府,我想以他所展现出来的超卓功夫,几堵院墙应该完全拦不住他。”

????罗澶是听得目瞪口呆,这样的行窃手段他是怎么都想不到的。可随后,他又想到了一点:“孙都监,即便现在知道那盗贼是如何盗走的我家玉凤镯,可又该怎么拿人呢?”

????“这个嘛,就得着落在罗员外你的身上了。”孙途说着,凑近了些,俯首在其耳边小声地嘀咕了几句什么,后者再次呆住,片刻后才有些嗫嚅道:“这……这也太冒险了吧……”

万博体育app怎么换夜间模式????“罗员外,你想要拿回自家的祖传之宝总是要冒些风险的,你也该对本官和这些兄弟有信心才是。另外,本官可是刚打听过了,这一个多月来,那窃贼已经连续盗走了青州城里七户富商家中的宝物,你们七家已经是青州城内能被其觊觎的唯一目标了。要是没有足够吸引那窃贼的宝物,说不定他就要远走高飞,到时你家的宝物可就再找不回来了。”孙途正容说道,还拍了拍对方的肩头:“之后几日,我自会在此布置人手,难道他真能飞天遁地不成?”

????在好一番挣扎犹豫后,罗澶终于是把牙一咬:“好吧,小人就相信都监的判断,赌这一把!”那对龙凤玉镯可是老罗家传了好几代的宝物,他实在不希望在自己手里缺了一只。

????¥¥¥¥¥

????就在这天下午开始,一个说法就在青州城里传了开来——

????“听说了吗,最近城里的那个神偷大盗已经把我们青州七大富商家的宝物都给偷了出来,不过他虽然得了手,却也没能算完全得手。”

????“此话怎讲?这东西要么得手,要么没被偷,怎么会有这么一说?”

????“那就是要靠罗员外家了。原来他家失窃的那只雕凤玉镯却是一对,还有只龙镯在罗家手上呢。而且据说这对镯子真正值钱的还是在龙镯,那凤镯根本算不得什么宝物。所以现在虽然东西被盗了,但那个窃贼也算有眼无珠,所以也算不得成功。”

????相似的话题很快就在青州四城到处散播开来,对普通百姓来说,这等富商家被盗,江湖神偷失手的消息可比衙门里那些官人们的争斗要有趣得多了,大家更愿意去讨论这些不会带来后果的闲事。

????可以说,只用了不到一两天工夫,某神偷在青州失手的消息就已人尽皆知,并成为了许多人笑话的对象。而这些说法也很快就传到了某个尖嘴猴腮,身材瘦小的男子耳中,让他的两撇鼠须都气得无风轻抖。

????见他有动怒的意思,一名青年赶紧就把他拉进了自家院中:“时大哥,你别听那些家伙胡乱编排,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可能是官府想把你诱出去捉拿的一个诡计而已,你可千万不能上当啊。”

????但这位却依然有些无法忍受,哼声道:“想俺时迁这几年来偷遍了南北东西,可还没有被人如此贬低过呢。我这双招子会错看了那些宝物?不过那玉凤镯确实有些古怪,应该是有一对才是,现在只拿到一只倒也不算完美。我决定了,再去罗家,把那只龙镯也给拿到手。”

????“时大哥,你可不能意气用事啊,他们这么做一定早就有了布置,你这一去……”

????“我早就知道城里官军在想法儿拿我了,我要是真怕了他们,也不会继续留在这儿而不是早早离开了。凭我的本事,一些官军就想布局拿我?我这次就让这青州的官军知道我的厉害,我就是要在他们眼皮底下把东西拿走,也好让天下人知道我鼓上蚤时迁的能耐!”时迁嘿嘿笑着,却是已经完全打定了主意。

????那青年见他都这么说了,只能是有些担忧地一声叹息,不敢再劝。毕竟对方身手确实极其高明,说不定真能成事呢。

????“你放心,我时迁一向重义气,哪怕这次出了什么差多,也不会连累你的。你若还有担心,只管早些出城,等我得手后再回来也不迟。”交代完这句,时迁便走进了那间暂时由他居住的屋子,里头很快想响起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来,也不知他在里头忙活些什么。

????直到天色又一次彻底黑下,时迁才从房里钻出。此时他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且更加贴身的衣物,肩头和腰间还缠了几圈东西,只是因为夜色的关系,却叫人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另外,他背上还背了个小小的包裹,此时居然还在轻轻地做着蠕动,也不知里头都藏了些什么活物。

????在稍作等待,直到将近二更天,时迁才越过院墙来到小巷子里,然后脚步轻巧却又飞快地穿过巷子,来到了幽静的长街上。

????其实这几天晚上他都有到外头走动的习惯,一者是为了习练自己翻墙过院的轻身功夫,二者也是为了能掌握那些巡夜官军的行进路线与习惯。所以这次他再偷摸向罗家宅院时可谓是轻车熟路,往往能在即将碰上官军时便会迅速停步闪身进入角落阴影里,从而避过他们的搜查。

????就这么一路向前,在半来个时辰后,他终于来到了罗家大院的侧方。时迁并不是像寻常盗贼般跃身翻墙,而是紧贴着墙面,如壁虎般慢慢蠕动着向上攀去。这么做固然比直接越墙要慢上许多,但却几乎没有发出半点动静,那就不怕被院子里可能存在的守卫给发现行踪了。

????在悄没声地翻进院子后,时迁又驾轻就熟地找到了一棵大树,只几下间人已上了树,片刻后,呼地一声轻响,一道黑影就从树顶一掠而过,迅速翻上了这处侧院最高的屋顶上,从而让他将这罗家大院的一切尽收眼底。

????果然,这院子里有十几二十来人把守着,他们皆是人手一根火把,把个书房阁楼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时别说是时迁了,就是一只飞鸟想要飞进阁楼,怕也会被这些人给发现了。

????但时迁停在那偏厅的顶部却不见有丝毫焦虑的,甚至脸上还挂上了一丝不屑的笑容:“就凭这样的笨法子就能防住我了?那也太瞧不起我鼓上蚤的能耐了吧。”想到这儿,他已侧着身子,踩着厅顶的瓦片就一路往另一侧奔去,虽然速度很快,可居然就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其轻身功夫可见一斑。

????不一会儿,一道火光就从西侧的跨院里升了起来,随后就有人惊慌地大叫起来:“走水啦,走水啦,快来人救火啊……”而后便见有人匆匆往前院跑,去那里的大缸处取水救火。

????而西跨院发生的变故也果然吸引了阁楼前那些守卫的注意,他们稍作犹豫后,便分出了一部分人手赶过去帮着救火,最后这儿只剩下了五六人。

????只是这么一来,他们之间隔开的距离就有些大了,又要防着四周,还得四处走动一下才能确保安全。而就在其中一人打从一丛花木前走过时,一道人影突然就从中间闪出,砰地一声轻响,这位便已软倒下去,可他并未着地,连手中的火把也被出手偷袭的时迁顺手接过,随后又拖了他来到了这一人来高的花木丛的背后。

????时迁的手脚果然够快,片刻间,这位身上的衣裳已经被剥了下来,然后他又迅速蹿到了另一边的角落中去。

????过不一阵,又一人举着火把巡视了过来,在发现花木从似乎有些奇怪后,便赶紧凑了上来,拿手中火把往前一照,随后就变色惊呼了一声:“不好,出事了!方老七他居然被人打晕在了这儿,身上的衣裳也都不见了……”